當紐約魅力邂逅香江情懷: 瑞吉酒店現已登陸香港 室內設計由獲獎建築師傅厚民操刀

20 Jun 當紐約魅力邂逅香江情懷: 瑞吉酒店現已登陸香港 室內設計由獲獎建築師傅厚民操刀

香港瑞吉酒店已於4月隆重開幕,室內設計由建築師傅厚民策劃及操刀(André Fu),盡顯時尚講究的品味,即使置身奢華酒店林立的香港,仍然贏得廣泛讚譽。樓高27層的酒店閃爍耀眼,外型極具視覺效果,傲然矗立於灣仔海濱地段。灣仔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地區之一,至今仍有電車穿梭其中,傳統當舖、舊警署及饒富德國包浩斯建築風格的街市亦坐落於此。凡此種種都經傅厚民巧妙融入酒店設計之中,帶領客人進入別具層次的沉浸式視覺之旅,讓自身的美妙回憶與香港的舊日情懷相互交織,成就豐富且令人回味無窮的體驗。香港傳統特色元素貫穿酒店:都爹利街的舊煤氣街燈、舊灣仔警署的殖民地風格柱子,以及深受香港殖民地宅邸啟發的嵌板細工。酒店設計視藝術為重點元素,而傅厚民亦獲委以挑選藝術品的重任,當中不乏國際知名藝術家的作品。

1904年,約翰·雅各·阿斯特四世 (John Jacob Astor IV) 於紐約開辦第一家瑞吉酒店 — 傅厚民最原先的創作靈感便是源自於此,繼而把兒時於香港成長的回憶融入紐約這一文化地標之中。他說:「我希望突破燈籠、帆船和寺廟這些陳規概念,並好好運用我對於這城市的種種回憶。」

 

 

入口及抵達大堂

甫進酒店,便讓人感覺身處世紀交替之時,恍如踏入曼哈頓的一所私人宅邸。傅厚民充份發揮其設計天賦,糅合紐約市的壯麗氣派與香江情懷,為置身當今香港的客人打造遠離都市繁囂的避世之所。

 

大門上下車處的面積達580平方米,為剛抵達的客人營造饒富戲劇性的氛圍,而8米高的石牆與大理石接待處則盡顯和諧的美感。近8米高的瀑布沿石材傾瀉,當中特色不但包括潺潺的流水聲,亦為平面帶來流動性。燈籠富麗堂皇,配以靈感源自19世紀老香港煤氣燈的壁燈,帶來柔和而感性的燈光效果。高4米的超大青銅鑲板門由Solomon and Wu巧手製作,客人可經此通往門廊;門廊飾以抽象輪廓線條,細意描繪城中高樓大廈林立的景緻。

客人走進門廊後,隨即發現兩個相連的空間,其一是電梯所在的前廳,另一是附設禮賓部的小型接待室。

 

傅厚民以饒富戲劇性的手法,巧妙延伸門廊的垂直高度,更顯其高;而青銅屏風則讓人喚起舊式窗框,充滿香港典型的殖民地色彩。電梯兩旁綴以大理石雕刻花邊裝飾,體現第一家瑞吉酒店的紐約經典本土特色。

 

大堂位於地面層,客人可由此登上二樓,穿過以經典木質鑲板環繞的走廊,走到相連的翠綠色門廊,便可發現中國藝術家Cao Yuan Hua所創作的超大型中國鼻煙壺真品。

 

The Great Room

二樓是酒店的主要公共空間,當中包括The Great Room、The Drawing Room、The Terrace及瑞吉酒吧。電梯大堂樓底較矮,客人經歷充滿戲劇性的轉折,旋即走進樓底高達8米的The Great Room。The Great Room空間感十足,高聳的天花板、寬敞的大窗戶讓陽光充份滲透其中,而型格的灰色及鼠尾草色調則帶來奢華、壯麗及開揚的感覺。此外,空間以綠意盎然的花園環繞四周,猶如一片綠洲 – 以香港而言,實屬彌足珍貴。兩張銀色的大理石接待檯為空間帶來對稱效果,實心的組件獨樹一幟,散發著濃厚的建築特色。傅厚民特意為此空間設計一盞名為「The Skyline」的巨型吊燈,藉此向城中令人嘆為觀止的天際線致意。吊燈屬傅厚民旗下TAC/TILE燈飾系列的訂製裝置,並由捷克玻璃專家Lasvit負責製作。

The Drawing Room把The Great Room與The Terrace相連接,成為兩者之間的過渡區域,瀰漫著休閒親切的氛圍;別具中世紀風格的傢具經悉心組合擺放,藉此提高隱私度,讓客人倍感舒適自在。The Terrace宛如謐靜的露天世外桃源,配備傅厚民與Janus et Cie聯合創作的「Rock Garden」系列桌椅;絕美的大理石流水裝飾置身其中,背後是高2.5米的月亮門,亦即中式園林的傳統設計元素。The Terrace以裝飾園藝及直身的竹子作點綴,巧妙融合細微的文化差異。

酒店的亮點之一是瑞吉酒吧,它頌揚著紐約與香港昔日的情懷,感覺猶如私人會員專享的隠世天堂,與鄰近空間的壯麗氣派形成鮮明對比。顏色選用豐富多彩的暖色調,細節以粗花呢及黃銅精雕細琢,配上青銅橡木嵌板及橄欖色皮革傢具裝飾,讓酒吧瀰漫一片舒適親切的氣氛。酒吧的焦點之作是北京藝術家張弓的手繪壁畫,靈感源自紐約瑞吉酒店中Maxwell Parrish一幅相類似的壁畫;香港歷史中最為人熟悉的特色元素都盡顯其中,例如舊灣仔、天星小輪、維多利亞港、豐富多樣的植物和自然環境,以及與舊建築相映成趣的生動街景。

 

餐廳

中菜食府「潤」以中國傳統茶館建築設計為本,猶如於亭閣之內放進另一個淺色橡木亭閣。亭閣以抽象的建築手法表達,當中細節錯綜複雜而又相互關聯,就像中國傳統建築一般;具建築風格的幾何形狀貫徹其中,讓空間更添特色。此外,壓鑄玻璃燈籠融為一體,為整體的視覺效果增添一絲現代氣息。主色採用灰褐色、灰色及棕色,並以朱紅色漆面作點綴,充份體現中國建築的色調。兩間私人用餐包廂均設有專屬休閒區,以及配備超大型壓鑄玻璃吊燈。

法國餐廳L’Envol採用柔和的奶黃色及米色為主調,設計以傅厚民自身對當代法式沙龍的詮釋為依歸,結合藝術、訂製服,以及由大廚Olivier Elzer主理的高級美饌。手繪絲綢壁畫上的金色光彩眩目,象牙色的卡拉拉大理石於腳下延綿不斷,盡顯奢華氣派及醉人魅力。主要用餐區面向開放式廚房,當中的大理石桌子長3.3米,每側採用長椅風格佈置。高高懸掛的六角形吊燈經度身訂製,由古董黃銅和珍貴的象牙瑪瑙組成。餐廳的焦點裝飾選用抽象大理石雕塑「On The Edge」,作品出自藝術家Helaine Blumenfeld的手筆,並因其箇中詩意而獲傅厚民親手挑選,而The Private Room則飾以法國概念藝術家Laurent Grasso筆下的油畫。此外,餐廳還設有美酒和芝士沙龍,讓體驗更臻完美。

客房

酒店設計以空間及舒適度為先,而非追求達致最大成效,因此僅設有共129間客房,當中包括14間豪華套房、2間頂級套房及1間總統套房。所有客房均配備瑞吉酒店的私人管家服務,當中許多都坐擁都市及維港全景。室內設計巧妙糅合經典與現代元素,配合共同存在而複雜的文化氣息,呈現傅厚民眼中的香港。選色為粉白色,以及洋溢暖意的礦物灰及灰褐色;床鋪以白色亞麻布製成,加上淡紫色的羊絨毯、地毯及掛牆裝飾,營造寫意寧靜的感覺。傅厚民更於某些客房中用上鮮豔的橙色漆門,令人眼前一亮。

燈光

如要數香港瑞吉酒店最出色的元素,其燈光效果設計必佔一席。傅厚民運用自然採光及反光平面,平衡日間與夜間可營造的柔和光線。他理解影子帶來的神秘感,故拒絕一味以光注入室內空間,反而善用光暗營造感官上的氛圍。傢具以絲綢錦緞精心製造,配以亮麗的漆面、大理石及金屬,讓室內裝潢更覺閃爍,散發動人光彩。為對比香港晚空的璀璨燈光,傅厚

民選擇採用雙層布料或中空多層玻璃燈罩,讓光線於酒店內產生折射效果。切割玻璃吊墜以鋼材鑲邊,讓人聯想起十九世紀香港大街小巷的傳統煤氣街燈。

 

不少檯燈都採用中空玻璃燈罩,並以青銅和大理石為支架。壁燈的切割玻璃燈罩細意折射光線,輕輕喚起當時正值世紀交替之際的紐約;而抵達大堂的牆燈則近乎奉行粗野主義,集結質感豐富的玻璃小方塊,兩者形成鮮明對比。

 

迄今為止,香港瑞吉酒店可能是最能彰顯傅厚民遠大抱負的項目,設計結合時間及地點的各種元素,從而強化及提升品牌的精髓所在。香港瑞吉酒店匯聚建築創意、多元文化及雋永優雅的氣質,為新一代的奢華酒店及度假村奠下新基準。


Petrie PR是一間以亞洲為據點的精品公關公司,專門為時尚生活、高級旅遊、物業和水療領域提供專業的公關傳訊策略。

我們紮根亞洲同時面向世界,除了深入了解中國、香港、新加坡、台灣和印尼最具影響力的媒體圈,我們更涵蓋新興市場包括馬來西亞、越南和泰國

到此了解更多。